养鸭治虫的历史

文章作者:饲料营养 上传时间:2019-11-28

  养鸭治虫 ,用鸭防治害虫最先来自对鸟类防治害虫的观察,这无疑为害虫的生物防治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从观察到大自然中鸟类对害虫的控制,到想到应用鸭子来防治害虫,是人们认识和实践上的又一次飞跃。李约瑟将鸭子的应用誉之为出现于中国的生物防治中最有意义的革新。

  

  养鸭治虫的历史至今还不能说已经完全弄清楚。家鸭是从野鸭驯化而来的,至迟在商代,家鸭已驯养成功。虽然已出土的甲骨文中未见鸭字,但商墓中已有铜鸭、玉鸭和石鸭出土,可见商代确已饲养家鸭。也就是说,家鸭驯化至今已有四、五千年左右的历史了。成书于公元六世纪30-0年代的(齐民要术)对鸭的食性就已有鸭,靡不食矣。水稗实成时,尤是所便,吠此足得肥充。的记载。

  

  四川峨媚出土的东汉水田水塘石刻模型,一边是破塘,一边是水田。水塘与水田紧靠在一起。水塘中有鸭。显然,鸭子是很容易进人稻田的。[南宋1杨万里(公元n27一12伪年)《插秧歌》诗云秧根未牢漪未匝,照管鹅儿与雏鸭。诗中同时提及了稻和鸭,意思是说秧还未插完,秧根还未扎牢。要照管好鹅儿与雏鸭,不要让它们下田弄坏了秧苗。可见其时已有鸭子下稻田的情况发生,距今已有创刃多年的时间。

  

  通常认为养鸭治虫最早见于明代。根据农史专家阂宗殿的考证,养鸭治虫一法,实创于公元巧叨年,至今已有中以)年的历史了。著名中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在其《中国科学技术史·第六卷生物学及相关技术》一书中也引用了阂宗殿的研究结果。因此有必要先将他们的研究结果介绍如下:

  

  明朝万历二十五年(1597,陈经纶无疑对鸭子的应用作出了贡献。陈经纶的第五代后裔陈世元于乾隆年间(1736至1796编撰的(治蝗传习录)记载了这一史实。陈经纶是福建福州人,他的父亲陈振龙是位提倡在中国种植山芋的农业先驱。万历二十一年(15年),福建遭受了一场严重的旱灾。陈经纶请求省府推广山芋的种植。他在观察白鹭吞食蝗虫的基础上,试着用鸭子去防治蝗灾,获得了成功。他在一篇题为《治蝗笔记》的文章中,记述了他的发现经过:

  

  蝗之为 西北害久矣,历朝治法不同。予游学江湖,教人种薯,时蝗复起,遍嚼薯叶。后见飞鸟数十下而啄之,视之则白鹭也。因阅《埠雅》所载,蝗为鱼子所化,得水时则为鱼,失水则附于破岸芦荻间,燥湿相蒸,变而成蝗。鹭性食鱼子,但它们去来无常,非可驯畜。因想鸭亦陆居而水游,性喜食鱼子与鹭鸟同。窝畜数雏,爱从鹭鸟所在放之,于破岸芦荻哆其种类,比鹭尤捷而多,盖其嘴扁阔而肠宽大也。遂教土人群畜鸭雏,春夏之间随地放之,是年比方遂无蝗害,而事属创见,未敢遍以教人。值予倦游归,未知遍此法后复嗣音否。

  

  这篇文章的写作时间注明是巧卯年,书中提供了如何以鸭灭蝗的详细指导: 侦蝗煞在何方,日则举烟,夜则放火为是号,用夫数十人,挑鸭数十笼,八面环而哆之。两旬试飞,匝月高腾。一鸭较胜一夫,四十之鸭,可治四万之蝗。一夫挑鸭一笼,可胜四十夫。不惟治蝗,且可以牟利。

  

  虽然养鸭治虫有显而易见的优点,但这项技术,直到107年后,陈经纶的第五代后裔陈九振在芜湖做官时,才得以应用。他写道:

  

  念五世祖 经纶公??治蝗之法则未尝一试。??适余分符芜湖,捷先饯于家,备告以种薯治蝗诸善举,余心识之。??余履任后即有捕蝗之役,按是法治之,果有成效,遂蒙大宪委署含山,履行其法于他州县,蝗遂不为灾。

  

  陈经纶的五世后裔陈世元对此也有生动的记录经纶公放明季时,因得薯种,游学江湖,教人种薯以佐谷食。目击蝗蛹蚕害禾苗,赤地皆空,薯叶亦被剪尽。阅之埠雅,蝗乃鱼子所化也。又史载飞鸟数千下而啄之。公触类旁通,驱鸭嗤除,治有成效。第事属创见,未敢遍传。笔记存稿在家。值家大兄九振选芜湖承,适有捕蝗之役。再用此法,屡有实效

  

本文由农村养鸡_专业鸡鸭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家禽网发布于饲料营养,转载请注明出处:养鸭治虫的历史

关键词: 饲料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