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文具盒:文具店里的战争(下)

发布时间:2020-05-04 19:46:30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投稿

文具店里的战争(下)

黑暗下的安静,正如暴风骤雨前的沉默一般让人心神不宁。我站直了自己,泥水浸透的衣服包裹着我的身体,皱巴巴的不舒服的很;此时的我并不太在意这不舒服的感觉,我迫切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我更关心我将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不自觉的我环视着四周,却不敢再走动一步,这次是真的不敢了!黑暗中我找不到任何答案,便把湿漉漉的脑袋慢慢抬起来,看向同样黑糊糊的天空;空旷中只能听到我心跳和水滴的声音,传出去老远老远后又被弹了回来,不知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心跳便会越来越快了。

隐约中,在上空似乎有一个逐渐变亮变大的点,我便把视线聚焦起来死死地盯着它的变化;当我确定那一点的确在变大变亮,加速度也在迅速增长的同时,呼吸和心跳竟如停止了一般在等待着,等待着……猛然间,那光似乎要铺满了整个上空一般,还有那亮度让我的眼睛再也捕捉不到任何影像,我本能的抱住了头并重新趴回泥水;我似乎能感知到那撒下来的光再灼烧我的背部,也烤干了地上的水份。这一瞬,我想完了,我会像刚刚激光扫过的那样变成一溜烟,留下一股煳味便从民间彻底消失。我带着难以描述的绝望,把脸死死地贴到了地上,也把抱着头的双手伸展开来,心想:怎么都是死,还是死得舒服点的好……同时又想起了来到这儿之前那杆毛笔的嘱咐和刚刚的场面;还有,想起了爸爸、妈妈……我哭了,泪水应该混着泥水也被烤干了!

“喂,小伙子,你怎么了,没事吧?”伴着这声音我似乎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我趴在那儿没有动,心想:幻想,临死前的幻想;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只能说明我还不想离去……“没事吧你!”又一声,背部还有被推动的感觉。“哎,幻想还真够强烈,没法的事,想那么多干嘛……”心里想着这样的话,也说出了口。“有病吧你?快起来!”有人这样喊着并用力地推了我一下。这一下,推得我慢慢抬了抬头,也睁开了眼;我倏地便坐了起来,那如大梦初醒一般的眼神四周环顾着,脱口便问道:“我这是在哪儿?”一个半蹲着的人说:“什么在哪儿?你在我的文具店里!”我定眼一看,说话这人正是文具店的老板;瞬间,灵魂重新回到了躯体,我便从上到下摸着自己问:“我还活着?”老板一边扶起我,一边说:“你怎么了?说得话怎么糊里糊涂、不着边不着迹的,是不是病了?”我被老板扶到站直了身子,他接着说:“刚刚突然停电了,你糊乱跑个什么?跌跌撞撞地扑到地上,又站起来,好像还喊着什么来着,跟个疯子一样。”他边说着边指给我看散落一地的文具,然后有点气愤地说:“就一小会儿的工夫,你看你给弄的!”

我好像完全清醒过来了,看着他所指的方向,一地全是文具;有被踩坏了的彩色橡皮,有被折断的铅笔,有流了一地的涂改液,有坏了的文具盒,还有断了好几截的尺子……那一个个被破坏的形象真像刚刚“战场”上的惨状,我不好意思并脸红着抬起头看向老板,刚要说话,就见老板用狰狞的目光正看着我;然后,他便从紧咬的牙缝里似乎挤出了一些话:“欢迎来到“文具地狱”参加“文具死亡游戏”,我是恐怖的制造者……”没等他说完,我便疯狂地挣脱开他,头也不回朝着门口处跑去;后面是他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文具本来是最善良的工具,却因为你们人类的贪婪,禁不住利益的诱惑制造大量的“危险文具”和“异形文具”,还把一些不是文具的东西放进这个善良的文具店内;哈——哈——哈哈——黑暗力量的充斥激化了他们的变异,才使得“文具死亡游戏”这样刺激……

我猛地拽开紧闭的门,总以为逃离这个“文具店”便会获得“重生”;然而我错了,打开门的一瞬间,满世界全是奇形怪状的文具——不,它们哪里还是文具,分明是魔鬼!这时,一个黑影向我袭来,啊……

我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待我惊魂甫定便若有所思地收拾着被我弄乱的床铺。

一场稀里糊涂的梦,一个不置可否的事实;聪明的人类在为自己的聪明买着单,却不知什么时候会买不起!(此文似完,暂无续!)

——后记。 来源:爱文具网 作者:和尚

Copyright @ 2011-2020 五峰县旭彬美术文具生产厂家